贵州快三彩票

歡迎來到內蒙古經濟信息網!
用戶名:
密碼:
當前位置:首頁>內經視點>共享發展>正文
加快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
───
作者:曹永萍  蘇和     來源:調查研究報告    發布時間:2019-06-25 10:33:58.0    瀏覽次數:     【字體:

  內容摘要: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是黨對社會建設實踐不懈探索總結的結晶,充分體現了黨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認識的新升華,體現了黨執政話語體系的創新和與時俱進的理論自覺與理論自信。創新社會治理是時代要求、民心所向,是黨和政府的使命所在。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強社會治理制度建設,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水平,不斷完善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機制。
  關鍵詞:社會治理  創新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深刻指出,“內蒙古改革發展穩定工作做好了,在全國、在國際上都有積極意義”。內蒙古創新社會治理,鞏固好發展好社會穩定、邊疆安寧的良好局面,對踐行守望相助,深化民族團結、打造北疆安全屏障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
  一、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對于打造北疆安全屏障的重要性
   (一)維護社會穩定需要推進社會治理創新
  當前社會矛盾和問題易發多發,一些矛盾和問題的關聯性、易變性、敏感性、對抗性強,涉及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比較突出。一是在變革進程中,土地征用征收、房屋拆遷、城市管理和個體社會生活等容易產生大量矛盾,勞資沖突、干群矛盾、醫患糾紛、涉農涉牧問題等方面的事件明顯增多。二是近年來受經濟增速放緩,財政壓力加大影響,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困難,部分地區公共服務和民生保障能力減弱,容易催生新的矛盾和問題。三是隨著城鎮化的推進,大批農村牧區青壯年勞動力進城就業,既帶來了城市社會治理的復雜性,也導致了農村社會治理的困境。四是以手機為基本平臺的網絡社會,與現實社會高度互動,網絡輿論的影響力、沖擊力加大,對社會治理提出新要求。
  (二)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需要推進社會治理創新
  當前,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愿望越來越強烈,由此對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的挑戰。一是隨著我國民主建設的進步,人民群眾的公平意識、民主意識、權利意識、法治意識不斷增強,自我組織、自我管理、自我要求進一步提高,對參與社會治理的自覺性、主動性和積極性進一步提升。 依靠群眾力量,促進社會參與,共同推進社會治理創新是民心所向。二是隨著基本物質生活需要得到滿足,人們對生活質量有了更高的要求。更加重視與健康有關的食品安全和醫療安全,社會生活層面的新變化,也對以解決民生問題為重點的社會治理提出新要求。三是人們有了更高更多的社會心理需要。面對生活快節奏、工作壓力大,人們的心理孤獨、抑郁、壓力、焦慮需要疏導和釋放渠道,這些社會心態層面的變化,也對社會治理提出新要求。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社會治理評價考核激勵機制不夠完善
  目前我區的社會治理評價考核大多是比較單項化、部門化的。社會治理強調治理主體多元化,不再是僅僅依靠單一的部門對社會進行治理,各級黨政干部是否積極推動,全力投入,對社會治理成效起著重要作用。而傳統的評價考核體系嚴重滯后于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客觀要求,更與推進治理現代化不相適應。
  (二)社會治理合作協商水平有待提升
  目前社會基層治理中各族群眾參與的機制還不成熟,依然局限于傳統的、既有的主流參與渠道和方式,社會治理主體單一化,合作協商機制還不夠完善。目前我區群眾參與社會治理主要有三個正式渠道:一是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會議;二是各種接待日、信箱熱線以及各種聽證會、論證會、座談會等;三是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對于普通群眾而言,能夠直接參與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會議等的機會畢竟太少;接待日、聽證會等群眾參與渠道雖然形式豐富多樣,但由于缺乏制度化規范化,無法真正達到群眾合作協商的實效;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則只涉及本地區事務的參與,難以滿足公眾更高層次的參與需求。
  (三)基層社會治理缺乏專業化人才
  近年來,政府強調推進社區工作的職業化,社區工作者隊伍逐步走向年輕化、學歷化,但職業化的標準、薪酬、上升機制與空間一直沒有建立,無法吸引專業人才到基層工作。同時,由于社會各界對社會工作的專業認同度不高,職業評價制度不完善;專業社會工作者的培養培訓中存在教學研究實務人員缺乏、實務工作環節薄弱等問題,大部分社工人員未經社會工作的專業教育和培訓,無崗現象普遍存在。由于基層社會治理缺乏專業化人才支撐,導致基層社會治理專業化程度低,工作上形式主義較為普遍,基層數據采集不科學、不準確,導致政府在基層的資源配置缺少精準性,基層社會呈現粗放態勢,難以提高實效。
  (四)農村牧區基層治理面臨困境
  我區大量青壯勞動力流動到城鎮,一些農村牧區的留守婦女、兒童和老人“三留守”現象突出。由于人口結構不合理,勞動力資源短缺,有的地方出現了土地荒蕪、鄉村公共服務無法正常供給、正常文體活動無法開展,代際文化傳承無法延續等現實狀況。同時,由于大量青壯年外出,作為村、嘎查級治理組織的村委會難以找到合適的“帶頭人”,無法適應農村牧區公共服務職能拓展的需要。
  三、主要建議
  (一)不斷完善社會治理體系
  1.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要切實找準解決我區現實存在的社會心理問題的突破口,依托專業團體和專業人士,搭建社會心理綜治工作平臺,建設和完善社會心理服務、疏導、危機干預機制,不斷提高社會心理服務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2.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和公共安全體系建設。深入推進平安內蒙古建設,嚴密防范和堅決打擊暴力恐怖活動,依法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懲治盜搶騙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整治電信網絡詐騙、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網絡傳銷等突出問題。改革完善安全生產管理、防災減災救災體制機制,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要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加強預測預警預防,建立生產安全事故風險防控體系。加大對安全生產的監管力度,推進安全檢查、專項整治、安全達標、風險預控和基層創建,確保不發生惡性、循環性重特大事故。
  (二)創新社會治理的機制
  完善社會治理考核問責機制。一是構建科學、客觀、可操作的社會治理績效評估指標體系。以協同參與為理念,多元主體協同參與為關鍵,建立獨具內蒙古地方特色的社會治理績效評估體系。二是探索建立社會治理績效評估機制。注重管評分離,引入第三方專業評價和公民滿意評價。三是建立考核問責機制。充分發揮考核的激勵作用和懲戒作用,著力解決社會治理實踐過程中不擔當、不負責等突出問題。
  加強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機制建設。要完善社會矛盾排查預警機制,努力做到早發現、早預防、早處置。特別要運用大數據、云平臺等信息技術,發掘重大熱點難點問題和矛盾隱患,為預測和決策提供支持,提高對各類社會矛盾的發現預警能力,形成集信息共享、部門聯動、綜合研判、跟蹤督辦、應急處置于一體的工作體系,及時排除、預警、化解、處置各類矛盾風險。還要完善重大決策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矛盾。
  健全利益表達、利益協調、利益保護機制。一是充分發揮人大、政協、人民團體、行業協會以及大眾傳媒的社會利益表達功能,暢通拓寬信訪渠道,充分運用現代科技,方便群眾表達訴求;完善行政復議、仲裁、訴訟等法定訴求表達渠道,建立基層調處化解矛盾綜合性平臺。二是對涉及群眾利益的相關事項,按照協商于民、協商為民原則,要求各職能部門推行協商制度,以確保出臺的各項政策、法規合乎群眾的利益,相關工作合乎民意。實時出臺風險評估工作機制,在出臺重大決策前,把風險評估納入決策程序,確保政策出臺能夠傾聽民意、化解民憂、得到群眾的支持,從而預防和減少因決策不當引起的社會矛盾。三是發揮好司法救濟職能,重點整治土地征用、房屋拆遷、企業改制等過程中損害群眾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確保群眾權益不受損害。
  健全及時就地解決群眾合理訴求機制。一是綜合運用政策、法律、經濟、行政等手段和教育、協商、調節、疏導等辦法及時解決群眾的合理訴求,力爭在第一時間妥善解決,按照屬地管理的原則,實行就地解決,力爭把訴求事項化解在萌芽狀態。同時進一步加強矛盾排查處理,把工作重點由事后處理轉移到事前預防化解上,及時化解矛盾糾紛,避免集體上訪或群體性事件的發生。二是按照權責統一原則,各職能部門結合自身職責,對群眾訴求給予相應的指導和回復,對于其中涉及信訪的事件,應由各部門聯合信訪部門在分工協作、聯合處理的原則下,加強整合信訪資源,統一信訪出入口,避免同一信訪事項多頭交辦。
  (三)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
  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加強農村牧區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一是加強農村牧區基層黨組織建設。突出農村牧區基層黨組織核心的地位,創新組織設置和活動方式,引導農村牧區黨員充分發揮先鋒模范帶頭作用。形成選派第一書記的長效工作機制,特別是向貧困村、軟弱渙散村黨組織和集體經濟薄弱村選派第一書記。注重引導吸引高校畢業生、外出務工人員和機關事業單位優秀標桿干部到村任職,選優配強黨組織書記。二是全面實踐村民自治。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全面推行村級事務陽光工程,以村民代表會議、村民議事會、村民監事會、村民理事會等多種形式,形成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的多層基層協商制度。充分發揮鄉賢制度,推動鄉村治理重心下移,把資源、管理、服務下放到基層。三是建設法治鄉村。增強基層干部的法治觀念,將各種涉農事項納入法治化軌道,推進綜合執法向基層延伸,全面整合執法力量,將執法力量下沉,提高執法能力和水平。加大農村牧區普法力度,提升農牧民法律素養,增強廣大農牧民學法用法守法意識。
  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一是要開展“樞紐型”社會組織體系建設。發揮“樞紐型”社會組織在政治上的橋梁紐帶、在業務上的引領聚合、在日常服務管理的平臺窗口作用,促進本領域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二是以政府購買專業服務的方式支持社會組織的培育和發展。完善相關政策,為社會組織發展創造良好環境,凡適合社會組織提供的公共服務,盡可能交由社會組織承擔。三是推進社區社會組織發展。依托街道(鄉鎮)綜合服務中心和城鄉社區服務站等設施,建立社區社會組織綜合服務平臺,為社區社會組織提供組織運作、活動場地、活動經費、人才隊伍等方面支持。

(曹永萍  蘇和)

[打印]     [關閉]
版權所有 內蒙古自治區發展研究中心 內蒙古自治區經濟信息中心  蒙ICP備12000326號-4
 地址:呼和浩特賽罕區敕勒川大街發展大廈C座  郵編:010098  電話:0471-6659331 
技術支持:   

本網站聲明:本網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若有侵權請致電,我們將及時刪除,維護您的合法權益